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06

We've got forever

Nicole Wittenberg

日期
16.05.2024 | 20.06.2024
画廊
文件
新闻稿

MASSIMODECARLO荣幸呈现美国艺术家妮可·卫登堡 (NICOLE WITTENBERG) 最新个展《WE’VE GOT FOREVER》。本次是艺术家在意大利的首展,呈现了其新系列作品:以缅因州沿海地区为灵感,有关电色调花朵和风的风景画。


我会你种一个花园
有笑有泪
伴随着阳光和雨水
意将逐年增
一直的梦想
会成为现实
们拥有永恒
永恒属于极少数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01

《WE’VE GOT FOREVER》是迈克尔·杰克逊15岁时演唱的歌曲,在卫登堡的视角下呈现出幽默的转折。“当你年轻时,你认为已经拥有永恒,似乎一切都是永恒……学习绘画也需要永恒。”类似情绪与她展出作品的本质产生深刻的共鸣。通过闪烁且直观的快速笔触,卫登堡捕捉着自然场景和簇簇鲜花:一切在她的作品中永垂不朽。


《WE’VE GOT FOREVER》在夜色中展开,当光线变暗,天空呈现出粉红与紫色的色调。不同景观,例如“7 PM”, “BROKEN MOON 2”和“BIG DEEP”,传递出森林和悬崖边缘广阔水域的强度。卫登堡的作品熟练驾驭从前景到远景的过渡,捕捉到某一时刻的特殊性,仿佛时间被悬置,随时会发生改变。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04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03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06

随着夜晚被白天所取代,卫登堡的花卉作品带领观者一窥白天阳光下花朵的强烈电色调。她将它们描述为“一组相互关联的形态,彼此叠加,形成一团茎、花和叶 —— 因此,我将其视为巴洛克式的图像,画作的‘部分’交融在一起,不断向上盘旋。”


几年前,卫登堡偶然发现喜马拉雅凤仙花与安妮王后的蕾丝(一种花)和嘉兰雏菊共同生长在缅因州的一块田地里。此次邂逅激发出一系列快速粉彩创作的灵感,探索向阳生长的花卉的色彩。卫登堡回忆起此次经历时说:“像喜马拉雅凤仙花这样的野花生长在路边,似乎描绘着我们当下时代的感受:一种生长过程中不需要照料的花,尽管我们尽全力控制或清除它们,它们仍年复一年地旺盛着。”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08

展览《WE’VE GOT FOREVER》中,我们思考永恒的神秘本质:迈克尔·杰克逊青少年时期的嗓音与卫登堡快速的笔触交织在一起。卫登堡在谈到她对意大利首场展览的期待时,表达出她对十五和十六世纪威尼斯大师杰作的钦佩之情。她认为,“威尼斯绘画中的力量与空间主宰了我的视野,帮助我意识到绘画的能量。”卫登堡捕捉到大自然转瞬即逝的美,邀请观者沉浸在当下永恒的诱惑中:一个悬停的时刻,或许会延伸到永远。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11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13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16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21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24
MASSIMODECARLO Nicole Wittenberg 025

The Artist

Learn more
Nicole Wittenberg

妮可·卫登堡1979年生于美国,现工作居住在纽约。她是一位策展人、教授、作家和画家。


卫登堡描绘的自然景观精确反映了她的情绪状态和感受。


她向印象派致敬,将常规风景转化为关于心理与情感的场景,表现出对自然及其瞬息变化的深深迷恋。


卫登堡生于加州旧金山,2003年获得旧金山艺术学院美术学士学位。2012年获得美国艺术文学院颁布的约翰·科赫青年画家奖。2011年至2014年,她在纽约工作室学院和布鲁斯优质基金大学担任教师,并于2017年担任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批判理论系教授。


卫登堡的作品被许多重要机构收藏,包括: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美国;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奥地利;波士顿美术馆,美国;艾什蒂基金会,黎巴嫩。

Nicole Wittenberg Portrait by Joseph Sort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