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1267 2 97 EC8 G

New Orleans Créoles in Paris Honey

Andrew LaMar Hopkins

日期
17.01.2023 | 21.01.2023
画廊
Pièce Unique
文件
PRESS RELEASE

继艺术家安德鲁·拉马尔·霍普金斯 (ANDREW LAMAR HOPKINS,又名 DÉSIRÉE JOSÉPHINE DUPLANTIER) 于2021年参展MASSIMODECARLO画廊巴黎PIÈCE UNIQUE空间的群展之后,现将带着六幅新作回归舞台:也是一个机会,得以让人们了解他倾其一生研究的十九世纪早期新奥尔良地区克里奥尔人的历史。尽管多年来,“CRÉOLE”这个词的意义发生了变化,它最初指代的是无论血统与肤色,所有在法国和西班牙统治下,在路易斯安那殖民地出生的人。自1803年美国购买该领土后,这一类别缩小为前法国的“自由人群”—— 特指一个由具有欧洲、西非和美洲印第安人血统的混血美国人组成的独立群体:即从定居者、被奴役者和土著人群中抽离出来。

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新奥尔良地区克里奥尔人始终维持着不错的生活,他们成为店主、工匠或地主,其中一些人算是全国最富有的有色人种自由人。例如,伏都教皇后玛丽·拉沃一直是霍普金斯画中反复出现的历史人物。他们自我创造的身份与法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通常会说法语,往返于不同地区,并以巴黎最新的时尚展示自己的繁荣(无论是华丽的服装还是新古典主义家具)。路易斯安那州的克里奥尔文化在十九世纪上半叶经历了黄金时代,而美国内战爆发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摩尼教的黑白种族观。引用已故教授、电影制作人和诗人莫里斯·M·马丁内斯 (MAURICE M. MARTINEZ) 2017年出版的《黑人克里奥尔人》书中的话:“对于黑人来说太白,对于白人来说太黑。”他们发现自己的群体被边缘化,资产被侵蚀,权利受到挑战。

霍普金斯是邻近州(阿拉巴马州)莫比尔市的本地人,也是新奥尔良的长期居民,他不仅着手发掘并宣传已过时但仍充满活力的克里奥尔文化,他更发现自己也是其中一员,从一名曾经法国海军士兵传承到父亲。前者于1710年获得路易斯安那州的土地,他的许多儿子和奴隶的后代最终继承了种植园。与他自由的先辈相同,这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正努力成为最好的自己,展现他希望复兴的生活方式。他从小就对战前的历史、建筑和装饰工艺有着永不满足的渴望,因此20岁时在镇上开了一家古董店。他现在为自己的乐趣而收藏,每年多次往返法国跳蚤市场,同时也将热情投入到艺术创作中。他的绘画有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细节,以精致的镀金框架和假天真的风格展开,也许源于新奥尔良克里奥尔人未被遗落的民间传说 — 他将其幻想与拟人化发挥到极致。

他的作品回顾展于2022年11月22日至2023年9月30日在新奥尔良路易斯安那州立博物馆展出。

  • Violaine Boutet de Monvel

The Artist

Andrew LaMar Hopkins
Mobile, AL, USA, 1977. Lives and works in Savannah, GA,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