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MASSIMODECARLO线上VSPACE空间荣幸呈现艺术家吕松策划的最新展览《引桥》,该展览将艺术家的研究项目转化为真实的视觉体验,可以在官网massimodecarlo.com和Oculus VR眼镜上观看。 吕松的新系列作品将在MASSIMODECARLO北京POP-UP空间与虚拟展览同期展出。当观者沉浸于真实世界的作品中,他们也可以选择体验线上展览。

“……这回,并非我去寻找它,而是它从景象 中,仿佛箭一般飞来,射中了我……”

—罗兰·巴特《明室》

当女主在悬崖边遇见失魂落魄的男主时,开始了一段美妙的邂逅。这是希区柯克电影《蝴蝶梦》中的一段情节。除去片头的陈述,最先出现在屏幕上的,是男主那张迷茫的脸。他呆滞地望着悬崖底部,似被一种强大的力量驱使,等待着一跃而下的、某种神迹的召唤。伴随着音乐起伏,片中一路铺垫营造的紧张情绪,被女主的出现打断。最后,这位生无可恋的男性被营救。

影片中出镜频率最高的男女角色,都不影片的主体。而主体Rebecca,甚至未在影片中出现。导演的用意为何?我们暂且不展开这个问题,首先关注一下其中提到的重要概念。假设在现实生活世界,我们需要在两块陆地间建造一座桥梁。这个建筑体可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主桥,指的是横跨大陆两端中间的部分。它是桥梁的主体,也是最重要的部分,独立于两块岛屿之间,起着主要支撑作用。第二部分是两边陆地与主桥连接的部位——引桥。它的目的是连接主桥与路堤,也可以被看作“桥和路之间的过渡” 。

正如我信服的,艺术是人与人之间最短的距离。一件作品所起的作用,如同桥梁一般,连接作者与观者;亦可是连接观者与另一个观者。它是交流的渠道,可以理解为一种语言形式。它是可被视觉捕捉的,亦可被阅读。而引桥就是作品结构的一部分,或者说是被观看的顺序。

一张画面可以出现数个引桥。而它们之间也相互关联,就像一座城有若干个中心。而每个中心,又有不同的地标性建筑。所以,引桥分主次。它虽为本文描述或分析的重点,但在作品中担当的,却不是主要角色。

引桥是最先被观察到的,却不是画面的重心,而是辅助观者欣赏作品的牵引物。这种类似结构体现在威廉·透纳的多件作品中,旗帜、桅杆、人物均被放置到次要位置;但它们相对于抽象的天空与海浪来说,则是一种参照物。如果没有这些具象的事物,观者甚至无法辨认那骇人的巨浪。由此可见,引桥是一种线索,或一种引导。

在抽象作品里,也可以看到引桥。罗伯特·马瑟韦尔的作品中,应证了人类的视觉,总是先捕捉到明暗即黑白部分,而颜色居于其后这一说法。而在佩尔·柯克比笔下,我们首先看到的是反差最强烈的区域,例如明黄色背景下黑色的线、绿色灌木中少量肉粉色块面等。它们就像利剑,穿透观者的视网膜,跟随色阶的变化,直抵观者的大脑深处。

罗兰·巴特在《明室》中,曾将照片里偏离主题的细节称之为“刺点” ,即一处足以改变其阅读的、具有优越价值的细节。这个点打破了图像的呆板状态,使得观看耳目一新。但相对于主体“知面”而言,刺点又是“一个额外之物” 。

在音乐创作中,有一个相似但并不完全一致的概念,即“动机”:

“主导动机一词源于法语’Leitmotif’, 本意是中心思想,在音乐术语中也称固定乐思,指用短小的音乐词汇(通常是一两个小节的旋律)构成的一个贯穿整部音乐作品的动机。”  

1933年阿诺德·勋伯格移居美国,在次年的文章中,指出动机的意义在于统一:“调性关系的统一,音型的统一,构思的统一,以及乐曲的整体统一。” 并于1948年的文章中表明动机的目的,即作品每部分的连接与发展:

“……不仅如此,它们还可以发展,加进新的

特点,转变为过渡。过渡必然有目的,像一座桥一样,为的是它从河的一边通向另一边。”

随后两年间,他进一步阐明如果一个动机不能发展与变化,它便不应该出现在作品中,且不能只作为曲式结构的目的使用。这貌似与罗兰

巴特针对摄影图像中的“额外之物”,产生了分歧。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在于运用作品中某些特殊细节,连接作品的每一个部分。这其

中的“连  接”既矛盾又统一,并在各部分之间的“对决,间离,骚扰” 中形成层次关系。

另外,在电影艺术中,我认为一名出色的演员,不仅要把角色诠释到位,也要成为观众的代言人,即把观众的感受表达出来。可以通过在观众和角色中建立一个连接物所达到,这样他/她便成为了观众与影片的引桥。在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中,秦昊所饰演的角色就在被受害者夫人偷袭的一瞬间,嘴角上扬无奈的发出
了“嗞”的一声,似乎在暗示一种难以名状地情绪,恰恰所有人在此刻都会做出同样的反应。这样的表演动作,仿佛在镜映观者。

一件缺少引桥的作品,像是一位魔术师背对着观众表演。虽然偶尔也会出现神奇感,但观众并不清楚他在做什么。出色的魔术师,会在表演之前,向观众充分展示他那些平淡无奇、司空见惯的道具。这个环节,就是利用人人可知的事物作为与观众的连接,从而使魔术变得更加神奇。

《蝴蝶梦》中,希区柯克亦设立了多个引
桥。Rebecca终未露面。但这并没有影响观众对主体形象的认知,反而使形象本身更加神秘与开放。绘画虽不像电影或音乐,有线性阅读的局限,但人类的视觉有焦点与虚焦点之分。

而往往焦点之外的,被观者忽略的,所谓虚焦部分,才是最能体现作者性格与风格的主体,从而被每一个有所警惕的创作者,格外重视。也因为这些本能的、感性的、毫无逻辑性的笔触,构成了他们与生俱来的魅力。

Read more +
Read less -

作品

1 of 8